舟山飞鱼基本走势图
今天是
X

用戶名:

密   碼: 
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 > 文苑雜談

文苑雜談

清明,寄往天堂的思念

作者:于紹迎  2019-04-01

  “清明時節雨紛紛,路上行人欲斷魂”,祭故人、思親人、悼亡靈。清明,一個寄托哀思、讓人斷魂的節日。


  身在異地他鄉,可每逢清明,心情總是久久不能平靜,懷念的季節,感傷的節日,濃濃的思念總是拉著我回鄉的腳步。


  每一次,我都是帶著心酸,含著眼淚,走進那片荒涼的祖墳,看著眼前一座座墳墓,追憶著那一張張遠去的面孔,搜尋著那些流失的美好,變成我永恒的回憶。


  對于早去的母親,盡管我一次次用心搜索所有的記憶,但是始終沒有母親完整印象的記憶,母親的面容就成了我今生的一個迷,一個無法解清的迷。


  在我的記憶里,母親常年在醫院里治病,一連多年,每年能看到娘的機會并不多。


  母親去世那年,什么時候又去的醫院,我實在沒有了印象,也就是那一次,母親在醫院里走了。


  母親從醫院回來時的情景我至今能忘,那次父親沒有陪伴她回來,是鄉親們用地排車架抬到村里的,當時村里只有一條通往大路的羊腸小道,彎曲狹窄、順山而行的崎嶇小道,只有獨輪車才能通往,地排車只能用人力抬到大路上才能使用,母親被抬回來沒有能回家,被放在離家不遠的大隊養牛場里,牛場沒有圍墻,只有三間茅草屋,靠西邊的兩間是牛舍,東邊的一個單間是放牛飼料和飼養員居住的,娘的尸體就放在了那個單間里。那時,我太小,連哭都不會,是本家二審哭著現教的。


  母親去世后的清明節,都是大爺二爺去上墳祭奠,從未讓父親去過,怕父親看見母親的墳墓傷心,當時我還小,每逢上墳,大爺或二爺就帶著哥哥去,從來不讓我上墳地,每一次,我都是遠遠地跟在他們后面,直到墳地。


  我長大后,每逢上墳,大爺或二爺就開始帶上我,我和二爺一起上墳的次數最多,每次,他都讓我帶著上墳用的祭品,走在前面。


  每到一座墳前,二爺都要給我介紹一遍,然后,在墳頭上燒上兩張紙錢,對這墳墓說上幾句祝愿的話,再用樹枝圍著墳頭畫上幾道圓圈,避免親人的金錢被搶走。


  上墳時,每個親人的墳頭都要跑一邊,零散交叉,從南到北,從西到東,從山坡上到山坡下,相距很遠的多個墳地,眾多的墳墓,全程跑上一邊,要走好多的山路。


  后來,我離開了農村老家,每逢清明,哥哥就頂替了大爺二爺,上墳祭奠理所當然的成了哥哥的“專利”。


  生死病老,誰也改不了,時光流失,誰也擋不住。奶奶、大娘、大爺,哥哥、二爺,祖墳墓地里多了他們的墳頭,一位位親人先后走了。在清明祭奠的路上,就多了我的身影,留下我來回的足跡。


  不論親人走的時間長短,痛苦和思念對我來說都是同一種味道,遠去的親人,讓我撐起了一片藍天,定格的記憶,讓我再也走不出對故人的思念。


  寄托哀思,默默祈禱,清明節,我只能把祝福連同思念寄往天堂,我能做到的只有這些。


  更多精彩信息請關注中國農村電氣化網!

來源:中國農村電氣化網

 

標簽:清明,思念,棗莊供電

28.3K

用戶名

密碼

驗證碼

匿名發表

共有條評論

·請遵守國家有關法律、法規,尊重網上道德,承擔一切因您的言論直接或間接產生的法律責任。

·所有網上評論僅代表網友個人意見,本網保持中立。



相關報道

專家解讀

訪談實錄

指導單位:國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
    國家電網公司農電工作部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中國南方電網有限責任公司農電管理部
主辦單位:中國電機工程學會農村電氣化專委會
北京國宇出版有限公司
    北京通電廣告傳媒有限公司

聯系方式:北京市宣武區白廣路北口綜合樓 電話:010-63203701  編輯部:010-63203622
北京二十一世紀炎黃經濟信息中心制作維護 
QQ群:11979641(已滿) 173615127  122166702
京ICP證060545號 京ICP備10019665號
舟山飞鱼基本走势图